南非旅游历史文化

目的地 >> 南非 >> 南非旅游 >> 南非历史文化

南非历史文化

南非的早期历史是一直是种族集合与分化,巨变的发生要从殖民主义开始.19世纪的最后25年,开普省的人权解放潮流趋于式微,随着强势帝国主义强权的兴起,族群对立关系受到激化,在这时,南非内陆地区发现丰富的矿藏,在短短几十年间改遍变了南非的命运。
  1860年代,人们首先在瓦尔河(Vaal River)流域的冲积土层中发现钻石;从1870年起,人们又在北开普省庆伯利(Kimberley)发现了大片钻石矿床,这项惊人的大发现立刻吸引了数以万计的投机者前往挖崛,这些人将鲜为知的金伯利发展成非洲大陆上第一座工业城,也是世上最大的钻石矿场。

  金伯利矿场地域干旱、人烟稀少,位处北向迁徙走廊的西侧。1871年,英国政府逼退了阿非力康人,在1880年将这个偌大的矿区划入开普殖民地。

  1888年,金伯利的大小矿业工司联合组成举世闻名的「戴比尔斯」(De Beers)矿业集团,钻石伟业雄霸四方。戴比尔斯的集团总裁罗得(Cecil Rhodes)运用他的财富成为开普殖民地的总理,更藉由他旗下的特许公司「英斐公司」(British-South Africa)的经济力,征服了非洲中部许多国家。

  矿藏的出土对南部非洲地区产生的巨大的影响。首先,你争我夺的地盘战争,使帝国主义者不惜以前所未见的浩大声势注入大量资源,企图入主南非。18世纪末,有许有非洲家邦被迫放弃主权并入南非,其中最著名的历史就是1879年的祖鲁战争(Zulu War),这场战争最终使得祖鲁家邦(Zulu State)臣服于英帝国统制之下,到了1897年,祖鲁家邦被划入那他省(Natal)。

  索托南部(outhern Sotho)和史瓦济家邦(Swazi State)当时虽然也听命于英国,但它们保留了一定的主权,因此直到现在,赖索托(Lesotho)和史瓦济兰(Sawziland)都没有被白人统治过。
 英国殖民政权所向披靡,甚至由阿非力康族群建立的「布尔(Boer)共和国」也在1877年被英国征服。但布尔族群彪悍强壮,不断起义抗战,终于导致英国在1881年撤出南非。然而既然英国曾在南非建立霸权,其影响自然不容易连根拔起。

  钻石城庆伯利崛起后的16年,也就是1886年,北部川斯瓦省(Transvaal)的白水岭金山地区(Witwatersrand)发现蕴藏量高居世界第一的金矿矿脉,改写了南非的历史,既有的稀世珍宝钻石矿加上象征富贵的黄金矿藏,使南非一跃而成世界第一大矿业国。

  一旦了北部的矿脉(Reefs)出土,垂涎已久的英国托辞来犯的日子就不远了。布尔人脚下踏着丰富的矿藏,却缺乏熟练的开采技术,1899年10月,英国政权终得逼得布尔人向英国宣战,此节容后再述。

  金伯利和白水岭金山两地的矿业发展,也造成土著社会的人文改革。矿业开发需要大量的人力,许多黑人欣然接受新的工作机会,离乡背景来到矿都做苦力赚取些微的工资,起先是养家活口,后来也帮助促进了偏远地区的农业经济。逐渐地,其它地区的黑人开始将蔬果产品供应南非市场,发展农耕技术,同时将他们的眷属带到中土地区来帮佣。

  在这段时期里,南非有大批的黑人开始务农,只不过他们多半是白人农场主的奴工。在一个白人至上的社会,「家有一仆」是权威的表现,这种趋势逐渐扼杀了黑人整体谋生能力,使他们认为自己生而为奴,并且甘愿作为白人的附属品。当时一切的律例,包括驱逐、侵略和税制,都是为了确保黑人只能存在于劳役阶层,尤其是矿场粗工。

  黑人族群逐渐走进都市和工业是难以避免的趋势,只不过都市黑人的存在,是为了方便雇主和当权者。举例而言,白人从乡村征召黑人进城,把他们集中在都市周边的的「保留区」,而把他们的家人安置在稍远的大农场里。黑人不属于「白色南非」,不能享受基本权利,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服侍白人。这种社会阶级理论支持了逐渐滋生的种族歧视,以至于后来(1948年起)的种族隔离政策。被冠以「劳工保留区」的政策作风,起先只存在钻石矿区,后来被延用到金矿区,逐渐地,都会、城乡政府也多采用这种方式来隔离白人和黑人。